欢迎光临凯时官方网站,您值得信赖的选择

记者探访杭州陈经纶体校泳池里的冠军流水线(原创)

20120914105210545记者探访杭州陈经纶体校 泳池里的冠军流水线(原创)

时报讯当新科奥运冠军孙杨和叶诗文,穿梭于全国各地的表彰会、电视台演播厅和商演秀场时,他们的师弟师妹们,正在陈经纶体校的游泳池内埋头苦练。在这里,一条运转周密的冠军流水线,正在打造下一批潜力无限的苗子。

就像一提到足球,人们就想到培养出50多名国脚的大连东北路小学一样,如今一说到游泳,大家脱口而出的就是输送过13位世界冠军的杭州陈经纶体校。不得不说,从选材到最后的成功,流水线的每个环节都有教练的严格把关。这所被誉为“中国水军黄埔军校”的学校,究竟拥有怎样的神奇魔法。带着诸多疑问,时报记者走访了陈经纶体校,追寻成功的印迹。

流水线之选材

教练主动出击大海捞针

就像工厂自动化流水线一样,选材质量的高低,直接影响最终的成材率。流水线的第一道工序,扮演着“质量员”身份的陈经纶体校教练,就要睁大自己的眼睛了

陈经纶体校游泳队共有8位主教练。和传统印象中,家长领着孩子来报名不同,每年3月初,8位教练都会主动出击,带着自己的助教,拿着“介绍信”,熟门熟路地造访杭州近200所幼儿园、小学(仅限一年级)挑苗子。毫无疑问,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,以今年为例,全市适龄儿童人数就有约12万人。具体怎么选?其实并没有什么条条框框,放眼已经输送了13名世界冠军的游泳队,每个教练都“火眼金睛”,心里有谱。比如孙杨的启蒙教练朱颖和娄红梅,就喜欢身体条件出众的,而叶诗文的启蒙教练魏巍,则倾向于手大脚大的。

通常在课间、午休以及放学后,教练们会站在学校走廊、楼道的各个角落,观察嬉戏打闹的孩子们,孩子的协调性好不好,胆子大不大,运动能力怎么样,一般能看出个大概。当然了,挑苗子的过程远没有文字阐述的那么简单。有时候为了重点考察几个苗子,教练们在学校里一蹲就是大半天,一天也只能跑两三个学校而已。初步筛选后,大约有800名左右的孩子,拿到了教练下发的游泳队培训邀请函。

流水线之筛选

一年内练成游泳健将

每年6月,有意向的家长会领着孩子前往陈经纶报名。这一步,则是教练考察家长综合素质的过程

怎么考察?一看家长块头,评估孩子未来的身高,二看家长是否有运动天赋。毕竟,如果孩子将来进入专业队,父母的遗传基因会带来一些帮助,这一点,父母都是排球运动员的孙杨,就是一个好例子。不过,大多数教练并不舍得在这一步上“动刀”,绝大多数孩子都会被录取,正式进入游泳队的培训阶段。

同年的暑期培训,是孩子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道关。每天早晨7点,家长们都要准时把孩子送到体校。练打腿,学泳姿,培养水性……主教练和助教会进行全程观测,对每一个孩子进行综合评估。8月底,8位教练将对近800名苗子进行严格的筛选。这一环节之后,名单上的人数将锐减到300人左右。

9月到寒假结束,8位教练相中的苗子,会充实到各自的训练队伍中,而他们训练的场地,也将从室外的小池转移到室内2米深的大池。从实际水深到心理影响,这对孩子们都是一个考验,而对于家长来说,每天下午接送孩子,风雨无阻,也是一种历练。这一关之后,剩下的150多个苗子,将正式成为陈经纶游泳队的一员。当然了,练到某一天突然说要退出的,父母没空再来接送孩子的……这类情况也屡见不鲜,熬过这几关后,逐步系统地训练,一年内,将至少把孩子打造成一个游泳健将。

流水线之锤炼

有氧训练练就成名绝技

从20年前起,每一个刚进入游泳队的小队员,都要经历一回魔鬼训练,即“长距离、低强度”的体能储备训练

细心的泳迷或许早已发现,从伦敦奥运会冠军孙杨,再到昔日的世界冠军陈桦、于诚、张艳,陈经纶体校“制造”的冠军,大多在长距离项目上闪光。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共性,和游泳队坚实的有氧训练基础分不开。

据朱颖和陈经纶体校副校长柏自悦介绍,每堂训练课,孩子们的训练量基本上都在5000米到6000米,有氧训练的比重占70%左右,这在别的业余游泳队是无法想象的。“长距离游得好,运动员的运动寿命相对来说就长一些,年纪越大,改短距离的可能性也越大。一般的游泳运动员,运动生涯黄金期不会超过4年,而如果有氧基础打得好,他们的巅峰期可以大大延长,多增个三两年根本不在话下。”柏自悦还介绍说,别看叶诗文出成绩的是400米混合泳,但它的强度丝毫不亚于1500米,专业游泳运动员最抵触的就是混合泳,而像吴鹏、杨雨等杭州籍运动员,起初也都是长距离起家,到了省队、国家队才慢慢游短距离。

除了有氧训练之外,游泳队队员的腿功也相当了得。对于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来说,他们的可塑性很强,可变性也很强,这就需要孩子们在反反复复的训练中保持一个记忆度,而这一过程通常要两年的时间。“锤炼”的工序过后,同批游泳队的人数将进一步精简,为100人左右。

流水线之淬火

密集实战提升成绩

通俗点说,冠军流水线上的这一环节就是淬火,也是化蛹成蝶的关键一环

进入省队,甚至国家队,是许多孩子和家长梦寐以求的。毕竟练了这么多年,父母风雨无阻地接送了这么多年,如果只以一个体校生的身份结束短暂的“运动生涯”,谁都不甘心。对于他们来说,能不能梦想成真,全看这四五年的努力。

这关怎么过?除了日常训练之外,每年大大小小三项比赛就是他们的试金石。无论从技术水平,还是心理素质,以赛代练的小队员们将在陌生的泳池中得到历练。

从2003年开始,浙江省有一项“月月积分”游泳大奖赛,组别从10岁到16岁不等,就像即将参加中高考学生的月考一样,每个月比一回。此外,例如每年年初的“迎春杯”,以及省少儿游泳比赛,也都是教练观察小队员成长的重要比赛。有意思的是,当时训练成绩一般的叶诗文,就是在省少儿游泳比赛中脱颖而出,成为教练魏巍的重点培养对象的。如今,当记者再次翻看浙江省体育局网站上的成绩资料,叶诗文、邵依雯、傅园慧等杭州小丫的名字也都赫然在列。

如果说每年的这三项常规比赛是小考,四年一届的省运会和城市运动会,则是一次大考。这些比赛的看台上,总少不了省游泳队教练们的身影。对于游泳队的小队员来说,他们的运动生涯还能不能继续,这个节点就是分水岭。

20120914105210906记者探访杭州陈经纶体校 泳池里的冠军流水线(原创)

af56cc60bd9b350ba4e09e52bea6d279

枯燥的训练对孩子是一种磨练,对教练和家长也是一种考验。在这至关重要的六七年里,教练和家长所付出的甚至要超出孩子。而这一切的付出和努力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——冠军。

流水线之内因

教练隔着泳道较劲

如果说每个进队的孩子都是一块璞玉,那么陈经纶体校的教练,最起码就是一个雕塑家。

全国大多数游泳队,教练都是按队员的不同年龄分批带训。教练相同,虽然教学目标较为集中,但竞争也仅存在于小集体中,弊大于利。陈经纶体校游泳队则跳出了这个圈子,从内部开始打响竞争的第一枪。

从1992年起,游泳队每位教练都单独招生并带训,只要队员符合省运会的参赛年龄即可。而从第一步初选苗子开始,到最后进入省队、国家队,教练就像学校的班主任,将一直陪伴他们到“毕业”。因此,能不能够游出来,全看教练的功力。“从入队到成材,每个教练员手上的队员大概要经历5—7年的训练,如果成绩好,省队自然会来招。”用柏自悦的话说,在陈经纶,都是队员内部先竞争,出去之前先比胜负。教练好不好,队员练得怎么样,一目了然。

激烈的内部竞争环境,让8名教练时刻保持紧迫感。除了大年初一,一年365天,游泳队没有休息天,这早已成为了一种惯例。当年在这里,坚持训练的孙杨就连着好几年没回过安徽老家。即便是每年陈经纶游泳池的换水季,不少教练也会提前安排好场地,把小队员拉到别处训练。今年,朱颖就把弟子拉到了陈经纶体校附近的包玉刚游泳池坚持训练。“你不休息,我也不能休息,训练时间少了,队员就吃亏了。”她说,游泳队教练就是这样暗暗较劲,隔着泳道别苗头。

流水线之外因

练学生更考验家长

“今天游得一般嘛”、“你看看,又被罚了”,陈经纶体校的地下停车场,二三十名家长围坐在两个液晶背投前,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的监控探头画面。监控探头的那一边,记录着学校三个游泳池内的实况。

“现在条件算好的了,以前还没有这些,家长都是登梯子趴在游泳池的玻璃窗上看的。”汪先生的儿子汪一帆是朱颖手下的学生,在陈经纶体校学游泳已经4年了,而汪先生每天负责接送孩子,同样风风雨雨4年。他向记者介绍,地下直播室是去年才有的。由于陈经纶游泳队在训练期间,并不允许家长进入馆内观看。因此前几年,家长都是想方设法,拿来木凳、梯子,爬到游泳池一侧的玻璃窗上,只为能看几眼训练中的孩子。

仔细对比孙杨和叶诗文的成长之路可以发现,他们的成功和家长分不开。一年365天,家长们几乎每天都要接送自己的孩子。孙杨的母亲杨明,当时就天天骑着自行车接送他,而叶诗文的父亲叶青松则用电动车接送小叶子,到后期,叶青松为了保证接送女儿的时间,甚至辞掉了导游的工作。“教练不可能去催着每个孩子来训练,只有靠家长。我们都说学游泳是看学生自己,其实同样是练家长。”

●关注

“走训制”

解除后顾之忧

即便小队员再不愿意,冠军流水线的终点也将在他们进队后的第六七年到来。其中的佼佼者,进入省队接受专业的训练,而并没有展现太多天赋的小运动员,则会和体校生涯说再见,全身心回到校园。

练体育还是念书,这道选择题在不少中国金牌运动员的自传中,都可以看到。不过在陈经纶体校,这个艰难的选择可以忽略。没错,能让家长心甘情愿地把孩子送到陈经纶体校学游泳,学校的“走训制”起到了定心丸的作用。

和专业游泳队的全天训练不同,杭州游泳培训学校采用“走训制”,既学生不用住校,不用全天接受训练,取而代之的训练时间是每天下午放学后的两个小时。一周7天,只有每天下午5点到7点,小队员会泡在泳池里训练。既不落下学校的文化课,又能在课余时间学一项技能,没有后顾之忧的家长自然全力配合。哪怕自己的孩子最后没能如愿进省队,十二三岁的孩子也刚好是读小学或初中的年龄,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学业中,也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和时间。

此外,从近几年的高考开始,浙江工商大学和浙江财经学院,对于拥有游泳特长的学生也有特招名额。

●数说

目前在杭州,参加正规业余游泳训练的队员人数大概为1000到1200左右。除了陈经纶体校在训的400多名学生外,杭城另两所长开展业余游泳训练班的机构杭州市游泳健身中心,以及杭州大关游泳健身中心,也分别拥有近400名和近300名左右的优秀生源。其中,孙杨的启蒙教练娄红梅于2005年加入杭州市游泳健身中心,充实到教练队伍中,而叶诗文的启蒙教练魏巍,则在去年离开陈经纶体校,担任大关游泳健身中心的总教练。这也是杭城业余游泳训练机构的“铁三角”。

据柏自悦介绍,上海全市的青少年业余游泳运动员人数约为400多人,而一些西北、东北省份的省级青少年比赛报名人数,也只不过100多人。即便是体育强省广东省,目前的青少年业余游泳规模也不如杭州。

(本文来源:青年时报 )

与名嘴pk猜英超 赢巨星签名球衣 >>

赞(0)
本站所有文章无须允许欢迎转载:首页-凯时官方网站-凯时游戏 » 记者探访杭州陈经纶体校泳池里的冠军流水线(原创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凯时官方网站

f9a33-788-9bf4f-c3a46d654a2-cae-948e5-5eda99